六澂

“这位公子您掉了一样东西。”
“什么东西?”
“我呀~”

【荼岩】共明月(终章)


☆前文见主页

(10)

剑光如惊虹电掣。刀风似寒雨连江。


刀剑相逼,森寒的气息在不大的院子里翻滚,霎时木叶萧萧,飞花漫天。凛冽的杀气将花叶绞得粉碎,一时间,天与地与人笼罩在一片纷纷扬扬中。


丰绅殷德已经出招。


扎、提、托、劈,快如闪电,一气呵成。此套招式仿若断崖飞瀑,俯仰开合,聚力于刃,大有劈山破地之势。


而此时,丰绅殷德劈的不是山,破的也不是地,他要斩断的,是神荼的身体!


不待刀风掠至,神荼已凌空翻出,转而一反被动守势,看准丰绅撩刀的破绽,将惊蛰剑刺向对方的空门!


神荼的行动同样又快又狠——两个旗鼓相当的对手,无需试探,如兔起鹘落,一招便能知晓成败。...


【荼岩】共明月(09)

前文链接

瞎写,经不起推敲



来时耽误太久,荼岩二人迅速收集了证据,四处找寻出路。


沿原路返回已然不能。地洞用作军事仓库,一些不起眼的地方被丰绅殷德设了机关。三人四下搜寻,除了发现更加丰富的库藏,竟别无他获。


大厅中央,青铜鼎默然伫立,没有了金灿灿的外表,在昏暗的地洞中毫不起眼。


安岩想,它大概是个宝物。


这一次,三个人心照不宣地走向青铜鼎。


鼎身上的花纹繁复交错,线条刚毅的怪兽,辅之以动态柔和的水波,足以展示怪兽出水时的震撼和可怖气势。


但它看起来并无特别。


安岩绕到青铜鼎的另一面。同样是怪兽的獠牙大口,和一双浑圆凸出的眼睛。可是细细观察...

【荼岩】共明月(08)

前文链接


月照花林。


花阵有种神秘的美感,像女子姣好的容貌在面纱下若隐若现。


乱花阵,取自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之意。若盲目闯入花阵,不但不能找到出口,更可能产生幻觉,自此迷失其中。


安岩问老张:“你懂这个阵吗?”


老张捋了捋胡须:“在下不才,只略懂一二。何况乱花阵因设阵人不同,会有细微差别,但仅仅一丝差异,就可能置人于死地。”


神荼拿出暗镖:“加上这个东西呢?”暗镖两面,花纹清晰可辨,绝不像任意为之。


老张陷入沉默,他没有绝对的把握。


神荼道:“既然如此,我和严安进去,你在这里等胖子的消息。”


老张暗忖,无论沈严二人...

【荼岩】共明月·番外一


☆发生在故事结束的五年后,与正文故事无关。

☆阿赛尔出场吃狗粮,与神荼非兄弟设定,性格不完全忠于原作。

一个脑洞的扩展,全篇剧情看起来有点莫名其妙。慎入。

安岩刚出门,隔着老远,就看见阿赛尔抱臂站在桃树下,不知在想什么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他走近阿赛尔。上方的光秃枝桠上已有了花芽,再过不久,将是满树桃花。

阿赛尔斜睨安岩一眼,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:“等你。一起去训练场。”

安岩奇道:“我?”

他笑起来:“你愿意和我一起行动?真少见。”

“这是五殿下的命令。”阿赛尔道,“你不要自作多情。”

“噢,好吧。”安岩摸了摸后脑勺,随之做出“请”的动作:“那……我们出发?”

两人一路无话,安岩找出的所有话题,都被阿赛尔...

【荼岩】共明月(07)

前文链接


夜空划过两道身影,像两只飞鸟,迅速且无声。


安岩紧跟着神荼,轻盈地落在他身边。此刻月近中天,夜色愈浓,整座玥城依旧活力不减,一如两人脚下的邀月楼。


“神荼,我们来这里做什么?”安岩疑惑,今日本该夜寻丰绅宅院,不想神荼竟带他来这喧哗街道。


“知道邀月楼吗?”神荼问道。灯火映入他的眼中,灿若星辰。 


安岩一愣,随即点了点头。邀月楼乃玥城一景,整座建筑颇具中原风格,楼体高耸矗立,以画栋雕梁装饰,飞檐斗拱,独具匠心。然而至顶层才能发现,邀月楼楼顶中开,引而向上,有一块方形天台,四边各有四只怪兽,昂首望天,作吟啸状,名为“邀月”,实则“啸月”。...

【陆花】榜单整理

陆花新粉,手机无法看榜单,故整理以自用,需要者可自取。

根据榜单搜集,包括图、文、摘要、分析等所有内容(未标出)。仍在圈里及作品较多的太太只放了太太的主页链接。

只做整理,无法确定图文的HE/BE及其是否为坑。

只收录陆花only,有遗漏。


【宵三令】

明信片1       明信片2       明信片3       明信片4     ...

【荼岩】共明月(06)

前文链接

☆在OOC的路上越走越远......慎。


胖子高跷着腿,看窗外车马不息,一派繁华盛景——这里是靠近西凉都城的玥城。因处西凉商路之上,又在王城脚下,故而玥城人口密集,商业发展更加昌盛。如果说边陲之地还残留着沙漠荒凉和战争遗影,玥城则完全属于每一个西凉人。色彩浓烈的建筑装饰,叽里咕噜的胡语叫卖,还有任诞豪放的各色男女,共同勾画着这座绚烂的繁市丽城。


胖子纵然游历无数,也不曾料到在远隔燕都千里的西凉,能有如此盛况。从和氏酒楼跑出来后,他和老张连夜赶向西部的城市。然而刚走一半,老张发现自己的宝贝不见了,往回赶时,又遇上关卡的官兵搜查。两人跌跌撞撞,在城郊徘徊许久,最终...

【荼岩】连璧(上)

相当自言自语,不喜欢请及时退出
☆设定两人已经在一起



微博链接

被自己蠢哭……只能再发一次。

【荼岩】共明月(05)

前文链接

☆皇子荼 x 少年岩

OOC预警


皓月当空,西凉的夜晚异常静谧,衬托出头顶的深远寥廓。


安岩托着腮帮子,已经被迫赏了几个晚上的月亮。前几日的酒楼骚乱后,官府曾出动衙役全城搜查,多亏罗平的易容术,他和神荼才逃过一劫。


“好无聊啊——”安岩嘟着嘴,神荼和罗平出去调查,竟然不带他!


他爬上床,从床垫下抽出几本话本——这是安岩打发无聊的宝贝,是他悄咪咪从街市买来的。


安岩漫不经心地翻着话本。西凉的小说,也不过是些英雄美人、鬼怪妖邪的故事。他已经把几本书都翻烂了,才想起来还有随书附赠的图册。安岩仍记得当时老板娘笑容诡异,甚至动手拉扯他的衣裳。...

38 82

【荼岩】追逐

☆赶上神荼生日。荼哥生日快乐!

☆原作AU,设定为安岩心魔未除。

☆我是为了遇见你而诞生于世的。——《EVA》


安岩躺在地板上喘粗气。


密宇的计时器停留在第十个小时。安岩轻轻按掉,抬起的手有点颤抖,他觉得使不上劲。


第十六天了。


作为二十年资深宅男,安岩的运动史从未超过三天。得过且过向来是他的人生哲学,这大概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为了某个目标拼命。


训练室空空荡荡,天花板上,白炽灯孤寂清冷,发出的光像被漂过一样惨白。安岩用胳膊遮住眼,鼻腔似乎充斥着消毒液的味道——这是他再熟悉不过味道。小时候,因为体弱多病,安岩是医院的常客,伴随着消毒水的味道,他看着隔壁...

 
1 / 3

© 六澂 | Powered by LOFTER